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国内频道>社会新闻
分享

昨日,南都·深圳大件事关注报道了顺风车接单乱象,暗访体验了车主通过平台获取乘客出行信息后,私下揽客出行的情况(深圳一大学生搭顺风车出事身亡,平台泄露乘客信息,接单乱象丛生)。而在多家主流顺风车软件平台下单时,也出现类似问题。有学者表示,顺风车平台应加强对乘客信息的保护,而司机和用户也要充分知悉及遵守各平台内发布的《合乘协议》,自觉回避线下交易的违规操作。

暗访

多平台下单体验顺风车接单乱象

在针对顺风车平台接单乱象的暗访过程中,南都记者在一喂顺风车软件发布出行信息后,先后有两位司机通过平台接单。在联系过程中,两名司机均表示通过平台预付车款即可。但在此期间,有一名未接单陌生人,却通过微信向南都记者发送了好友邀请。

经过微信及电话沟通,该陌生人自称也是顺风车主,通过一喂顺风车软件看到了南都记者的出行订单及联系方式,因此发送了微信好友请求,询问出行用车需求。双方就用车价格及上车时间地点协商一致后,该车主告知南都记者“取消平台订单,放心坐我的车”。

在整个调查过程中,南都记者也同时在嘀嗒出行、哈啰出行这两款知名度较高的顺风车软件平台上发布了订单,结果也遇到了类似情况。

嘀嗒出行:司机接单后将订单转给别人

南都记者通过嘀嗒出行软件发布出行订单,起点为罗湖区阳光酒店,目的地为广州白云国际机。?ぴ汲龇⑹奔?月28日上午9点,乘客1名,软件内显示价格为131元。订单发出后一直处于等待接单状态,直到28日凌晨,一位昵称“风过无痕”的车主接下了订单。

随后,一个陌生号码却发来短信称“明天早上我来接您去白云机场”。南都记者随即回拨电话,一名自称司机的男子接听了电话。南都记者表示,平台上下单的出行人数填错了,实际会有两人同行。该司机表示,自己是开商务车的,已经约好了两名乘客去白云机。?由夏隙技钦吡饺,就不会再拼其他乘客。

南都记者接着询问报价情况,司机回答称平台上应该就是130元左右的报价,其一般就是加点高速费,收150元一个人。南都记者反问,是否可以通过平台上支付,因为平台价格更低。司机则表示,平台上价格太低,他开车过去,过路费、高速费、油费都是钱。“说白了我也是混口饭吃,肯定也不会宰你。我们就是守时稳定呗(相比顺风车),说好了就一定来接你,一个人150,也不会收高。而且车上的两个客人约好了,只让再拼一单。”该司机说。

最后,南都记者以行程另有安排为由回绝了司机的拼车邀请,并询问司机,在嘀嗒平台上接单的车主“风过无痕”是否是其本人。司机回答称,并不是他本人,接单的是他的朋友,如果记者不能走,就在平台上把订单取消即可。

嘀嗒出行客服:

随后,南都记者致电嘀嗒出行客服,反映了下订单后,有非接单司机联系出行的情况。客服表示,平台不允许转单的这种情况,也建议下次遇到类似情况时,不要选择搭乘,平台也会按照规定对车主的这种行为进行处罚。同时,客服也建议南都记者可以开启虚拟号码功能。

哈啰出行:接单司机推荐其他平台专车服务

南都记者通过哈啰出行软件发布出行订单,起点为罗湖区中建大厦,目的地为广州白云国际机。?ぴ汲龇⑹奔?月28日下午六点,乘客2名,软件内显示价格为194元。订单发出后,28日中午12时,一位昵称“欧先生”的车主接下了订单。

接单后,欧先生两次拨打南都记者电话但均未接通,于是其通过平台内聊天窗口留言,让南都记者尽快回电。随后,南都记者电话联系了接单的欧先生,其表示自己正是通过哈啰出行平台接单的司机,但是他介绍自己是专门跑专车业务的。

南都记者对此提出了质疑,欧先生解释称,“我是平台接单,但是安排专车去接你,不拼客直接走,一车收你350元。你不需要在平台支付,我们说好,你直接加我微信,我安排专车去接你,你微信直接付款给我就行了。”

南都记者对欧先生提到的所谓专车进一步发问,欧先生介绍称,如果是乘客自行叫专车送去白云机场的价格可能在800元左右。但其是“某平台内部员工”,因此通过他安排的专车只需要350元,同时他表示自己还能从平台拿到120元的“回扣”。

察觉到南都记者对其身份的疑问后,欧先生又反复解释称,此次出行是通过某平台完成的,只不过由他代劳在平台上下单以及支付,整个过程是合法合规的,而且甚至还可以通过该平台查询司机的信息和行程。“我们做专车也都是不拼车的,安排给你一辆车就坐你们两个,到时我发车牌和电话给你联系司机。你坐过专车就知道,价格很贵,我这个价格非常便宜了,如果有朋友用车也可以介绍给我的。”欧先生表示。

解释完出行安排后,欧先生表示,在哈啰出行上的电话都是虚拟号,而且也不能通过软件发送号码,因为“会被平台屏蔽”。因此在电话中,他给南都记者留下了一个联系号码,表示如果考虑清楚就加他的微信,安排车辆出行。

哈啰出行客服:

随后,南都记者致电哈啰出行客服反映了该情况。客服表示,这种行为属于私下加价交易,存在不安全性,建议把订单取消,因为私下出行是没有任何保障的。同时客服也表示,平台会针对司机的行为进行登记,且登记是匿名的,也不会对用户造成影响。

大学生顺风车身亡事件始末,大学生顺风车身亡真相曝光令人惋惜

大学生顺风车身亡事件始末,大学生顺风车身亡真相曝光令人惋惜

网友普遍反映曾有类似遭遇:

“不管何种出行方式,自己要有一个安全意识”

昨天的报道发出后,有不少网友发表评论称,类似的遭遇自己也曾遇到过。

有乘客表示在遇到要求线下支付、取消线上订单的司机时,他严辞拒绝,并通过平台进行了投诉举报。该网友认为,“不管何种出行方式,自己要有一个安全意识”。

也有网友表示,答应了车主私下拼车的要求,结果出行体验非常糟糕,安全也完全得不到保障。因为司机接的订单多,车辆绕路接客,且让5名乘客挤在一辆轿车中。网友表达不满后,遭到车主蛮横对待且未到目的地就被强制要求下车。

更有网友对用户在平台上的信息安全表达担忧。在暗访过程中,南都记者也发现,存在接单司机与联系乘客出行的司机不是同一人的情况,是否存在平台司机接单后共享乘客出行信息的情况也值得探究。若乘客不慎选择乘坐转单司机的车辆,其出行安全则更加难以得到保障。

体验

各平台均发布提醒杜绝私下揽客、线下交易

事实上,为避免乘客与司机的私下交易行为的发生,各平台也设置了一些提醒及隐私保护机制。以一喂顺风车软件为例,在软件的常见问题中,官方在乘客必读及司机必读一栏中,均前排显示提醒严禁私下交易,如同意添加感谢费,可以在订单全程中进行操作,切勿以其他方式转账。在乘客发布订单前,系统也会弹窗提醒乘客,“切勿私下交易,谨防受骗”。但对于司机及乘客的号码保护方面,一喂顺风车软件似乎并未设置有虚拟号机制。

嘀嗒出行软件内的顺风车合乘公约2.0内容显示,平台为合乘双方提供了行程监控、保险保障、支付安全等多项权益,并将严厉打击诱导取消、线下交易、诈骗、逃避安全监控等违规或违法行为。因线下交易等违规行为产生的纠纷或损失,平台不承担责任。与此同时,嘀嗒软件内顺风车业务还可以选择开启虚拟号设置,以保护合乘双方的隐私。

哈啰出行软件内顺风车合乘守则中的车主责任第二条,也有明确说明:严禁利用顺风车名义从事非法营运活动,杜绝在其他线上、线下渠道接单后继续在平台接单拼车。而在乘客责任中,也对发布出行信息的乘客做出了相关要求:车主在接单后,乘客请勿随意取消订单,若出现车主议价、要求线下支付、车辆不符等违规行为,可能带来安全隐患的情况,乘客可拒绝乘坐,并向哈啰官方客服反馈。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哈啰出行及嘀嗒出行在软件内声明中均提到,平台为车主及乘客购买有意外保险,如果在订单内出现车祸等意外情况,保险即可做出理赔。也就是说,如果乘客与司机协商线下出行,其出行安全难以得到保障。

观点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裹/strong>

如达成私下交易,司机乘客都涉及违规

针对顺风车接单乱象,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顺风车乘客及司机不通过平台而是私下进行交易,焦点问题不在于平台信息泄露,而是司机和用户的违规操作。

朱巍称,既然司机和乘客都选择了顺风车服务,就要遵守相关规定。“对司机来说,私下接单属违约;对乘客来说,明知对方不用这个平台,依然去坐他的车,也是违约行为”。

同时朱巍也提到,顺风车平台所起的就是信息撮合的作用,不能加入太多社交成分,顺风车平台对用户的真实手机号码,应该给予隐藏。

他建议,相关监管部门应该出一套更完善的标准,“今天我们看到的是隐私泄露问题,之后还会不断出现更多新的问题”,共享经济目前依然是一个新的产业,针对不断出现的新问题,形成一个个新标准,再慢慢变成法律执行,也是树立、规范新兴行业标准的一个办法。

除此之外,朱巍还建议使用顺风车出行的用户,一定不要把顺风车当成一个社交工具,选择平台时要选择大平台,在出行过程中注意保护好隐私,安全出行。

广大伟然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宗保:

平台、车主及乘客均应遵守一定的规则

广大伟然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宗保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顺风车平台通过互联网的方式为合乘出行提供者(车主)与合乘者(乘客)提供合乘信息的整合服务,提供了顺风车业务的组织行为,或应承担相应的安全保障义务。对于具体的安全保障义务范畴,深圳市地区可以参考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与深圳市公安局此前发布的《关于规范私人小客车合乘的若干规定》第六条的规定。

但乘客“取消订单”与司机私下交易的行为,则导致顺风车平台脱离了顺风车业务的组织过程,平台有可能会因此而免除有关的安全保障义务。

此外,根据《关于规范私人小客车合乘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私人小客车合乘不属于道路运输经营行为,为合乘各方自愿的民事行为,相关权利、义务和责任由合乘各方自行约定并承担。”顺风车平台不属于运输合同关系中的承运人,与乘客间不存在运输合同关系。与乘客成立实际运输合同关系的应为顺风车车主、顺风车车主应对乘客承担承运人责任,也应当对运输过程中旅客的伤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或承担有关的侵权责任。

而对于使用顺风车平台约车出行的乘客,也应该充分知悉及遵守各平台内发布的《合乘协议》的相关内容,杜绝脱离平台的线下行为,才能更好地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在受到侵害时,能够有效地进行申诉。

统筹:南都·深圳大件事记者 徐全盛

采写:南都·深圳大件事记者 程昆 吴灵珊

责任编辑:陈锦娜

       特别声明: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ts@hxnews.com联系或者请点击右侧投诉按钮,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

最新社会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周冬雨被曝恋情事件始末,周冬雨和谁在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