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国内频道>国内新闻
分享

深圳大学生打顺风车身亡真相 一喂顺风车司机为什么要求取消订单

3月1日早上9时15分许,广深沿江高速公路发生一起一死四伤的严重交通事故。

深圳大学生打顺风车身亡真相 一喂顺风车司机为什么要求取消订单

 

乘顺风车遭遇交通事故身亡的大一学生小王。

深圳大学生打顺风车身亡真相 一喂顺风车司机为什么要求取消订单

 

小王在顺风车软件上的订单被取消。

深圳大学生打顺风车身亡真相 一喂顺风车司机为什么要求取消订单

 

“一喂顺风车”平台下单前的提醒。

3月25日中午,南都记者通过“一喂顺风车”软件平台叫车,但该车司机通过平台加微信约了南都记者乘车,并要求南都记者取消已预约司机的订单。

该司机接到记者后,还通过另一个平台“滴嗒”约了另一位乘客,在女乘客上车后,该司机便要求女乘客取消平台订单,以便私下交易。

3月1日早上9时15分许,广深沿江高速公路发生一起一死四伤的严重交通事故,死者为一名家在深圳的大一学生,事故中司机负主要责任。据车上乘客介绍,他们均是通过顺风车软件平台发布的出行信息,随后司机逐一与乘客联系并约定拼车出行。值得注意的是,所有乘客都在司机的要求下取消了顺风车平台上发布的订单。南都记者暗访发现,存在有车主利用各类顺风车平台获取乘客出行信息后,私下揽客交易,逃避平台监管的情况。

车祸

担心安全特意拍了车牌

3月1日早上9时15分许,广深沿江高速公路北行52公里+900米处发生了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一辆载有4名乘客及1名司机的小型轿车与一辆货车发生碰撞,事故造成轿车上一名乘客死亡,车上其余四人不同程度受伤。据车上乘客介绍,他们均是通过顺风车软件平台发布的出行信息,随后司机逐一与乘客联系并约定拼车出行。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所有乘客都称,在司机的要求下取消了顺风车平台上发布的订单。

事故中不幸去世的乘客小王是一名年仅19岁的大一学生,事发当天,他正要返校报到,迎接新学期的到来。据小王的父亲王先生回忆,3月1日中午,他接到了儿子学校老师打来的一通电话,老师在电话中询问小王是否按期返校,因为直到中午仍未见到小王到校报到。王先生心生诧异,早上七点钟左右,他与妻子看着儿子搭乘网约车出发,而从深圳家中到广州的学校,即便遇上堵车,一上午的时间也应该到了。

放下老师的电话后,王先生拨打小王的电话询问情况。然而却一直无人接听,王先生反复拨打后,一名自称东莞太平高速公路大队的交警接听了电话,核实了身份信息后交警告知王先生,他的儿子小王遭遇车祸身亡,尸体已经转移到殡仪馆中,请王先生尽快过来处理后续事宜。

惊闻噩耗,王先生难以接受。回想起意外发生的头天晚上,由于到家的时间较晚,他只与儿子短暂交流过几句话后便休息了,没想到这一晚竟然是儿子在家中待过的最后一晚。“我问他明天开学行李多不多,需不需要我送他去学校。他告诉我说已经在网上约好了车回去,让我不用担心。”王先生说,“第二天一早起来,我们送他上了车回学校。因为是坐网约车担心有安全问题,还特意拍了车牌,没想到他还没到学校,在路上就出了这样的意外。”

涉事司机并非该车车主

3月19日,王先生拿到了由东莞交警支队太平高速公路大队出具的事故认定书,车祸的经过也得到了明晰的还原。2019年3月1日早上9时15分许,司机陆某安驾驶的小型轿车自深圳往广州方向在广深沿江高速上行驶。陆某安驾车从左起第二条车道向第三条车道变道时,发现前方郑某金驾驶的轻型普通货车,于是陆某安采取往左打方向措施,但过程中,轿车车头右侧与货车尾部发生碰撞。事故造成副驾驶乘客小王当场死亡,车上其余乘客不同程度受伤的情况。

通过现场勘查及调查取证,事故认定书显示,轿车司机陆某安疏于注意前方路面情况,未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文明驾驶,其行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对该起事故承担主要责任。而货车司机郑某金驾驶灯光系统未达标且车载物超长、载人数超标的存在安全隐患的机动车上路行驶,对该起事故也承担次要责任。另据南都记者向东莞交警核实,轿车司机陆某安涉嫌交通肇事罪,还将面临起诉。

此外,根据事故认定书中显示的车辆信息,陆某安并非其当时驾驶的粤B牌照小轿车车主。该车的所有人为广州瑞致租车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南都记者致电公司核实,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车辆确实是公司租给司机陆某安的,但对于其他情况并不知情。事发后,公司也配合伤者家属及交警,提供了相关的租车协议。

司机要求取消订单并另报高价

交通事故的责任明晰后,王先生还想搞清楚的问题是,自己的儿子究竟是通过什么平台发布订单并与司机联系,最终完成出行的。通过查询儿子手机的通话记录、软件使用情况等信息,王先生发现,小王是通过一款名为一喂顺风车的软件发布的出行信息,而且这次约车出行很有可能并没有在平台上走完完整的预约、支付及完成出行的整个正常流程。

据王先生介绍,通过手机号码验证,登录了小王所使用的一喂顺风车软件后,他发现事发前一晚,即2月28日晚,小王下的出行订单都是取消状态。“1号凌晨,我儿子接到司机陆某安打来的电话,过了20分钟,我儿子又打了回去。这期间,我认为陆某安说服我儿子取消了软件上的订单,直接坐他的车。”王先生说,“随后我儿子还通过短信跟他沟通早上来接的时间。一开始约了七点,我儿子担心起不来想要晚一点,但陆某安说已经跟其他人定好时间了不好改,我儿子也就答应了七点出发。”

王先生的猜测,也在与车上其他三名乘客的交流过程中得到了印证。同行乘客罗先生伤势较重,目前仍在医院ICU病房并未醒来。罗先生的儿子告诉南都记者,他父亲的朋友通过一喂顺风车软件发布出行信息为罗先生订车。信息发布后,司机陆某安主动联系要求取消平台订单并搭乘他的车出行。由于有出行需求,经过协商后,罗先生的朋友取消了平台订单,并与陆某安约定了3月1日早上的上车时间及地点。

同乘的邓先生和朱先生则是通过哈啰出行软件发布的出行信息。据邓先生介绍,2月28日晚上11点,他通过软件发布了出行信息,软件计价显示费用为70多元。次日凌晨1点多,司机陆某安打电话给他要求取消订单,并报价90元。由于急需用车,且时间较晚也来不及另寻其他的车辆出行,邓先生便答应了陆某安的要求,但却忘记将订单取消。“当时因为时间很晚了,我比较困也忘记取消订单,后来早上七点多因为没有预付车费,订单就被平台自动取消了。”邓先生告诉南都记者说,“因为平台上没有支付,早上起来我又给司机打了电话问他还来不来,他说晚点过来。大概在八点半的时候我上了他的车。”

与邓先生情况类似,朱先生在3月1日凌晨接到了陆某安在软件上发来的信息,询问其订单地址是否准确。朱先生随即拨通了对方的电话,而陆某安则在电话中要求朱先生取消订单并报价90元。“一开始我并没有同意,软件显示只收80元,我也在软件上预付了车费。但我是第一次用这个软件,我以为司机是可以退单的,因为着急用车,我就只能答应了。我还跟他说能不能到了目的地,我多给他十元现金,他也说不行。上车前我把订单取消的,预付的车费很快也退还到账了。”朱先生说。

责任编辑:林晗枝

最新国内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小伙与死神抢女友怎么回事 小伙与死神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
?